收藏本站| 在線留言| 網站地圖| 關于榮衣坊 您好,歡迎訪問北京T恤衫廠家_T恤衫定做_POLO文化衫定制批發訂做-2019[設計圖,成功案例]榮衣服飾!

專注時尚團體T恤、POLO衫定制圓夢時尚工裝 - 演繹企業風采

定制熱線010-67969882

關鍵詞: T恤衫衛衣POLO衫文化衫

當前位置主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毒App、Chao...這些種草App讓男人也開始沉迷買買買

返回列表 來源: 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T恤衫定制 環亞康宏設計圖第一部掃一掃!
瀏覽: 發布日期:2019-10-31 09:23【

新用戶只要注冊了球鞋交易兼社交媒體平臺“毒 App”,就會忍不住開始買買買。

  在“發現”頁面選擇了自己感興趣的話題后,用戶就會收到一份價值 520 元人民幣的“新人專享大禮包”。他們可以在平臺上選購各種商品,從耐克(Nike)的 Air Force 1 到阿迪達斯(Adidas) 的 Yeezy 椰子鞋等不一而足。而這,只是這間科技公司吸引中國男性消費的手段之一。
  盡管小紅書、美拍等已成為中國網紅及品牌面向千禧一代女性消費者常用的互動平臺,但針對男性的應用并未得到很好發展。不過隨著中國內地男性鞋服市場持續增長,類似毒 App 這樣的新興時尚平臺已成為男性消費者的必選之地。據報道,毒 App 是中國目前最大的球鞋交易平臺,今年完成新一輪融資后估值已達 10 億美元,進入了獨角獸行列。
  毒 App、Nice、斗牛、Chao 等一大批應用是針對互動社群打造的分享、連接和購物平臺。男性在中國消費市場中占據的份額開始越來越大,那些希望與本土企業競爭的國際品牌,必須要懂得如何利用這些渠道帶來的商機。
  喚醒中國的“他經濟”
  近年來,中國男裝市場持續發力,加快了與女裝市場競爭的步伐。據市場調研公司歐睿咨詢(Euromonitor)的預測,其規模有望從 2015 年的 788 億美元,增長到 2023 年的 929 億美元。
  男性消費群體一度處于萌芽狀態,如今該群體的崛起,塑造了當下的“他經濟”。由于中國中產階級規模和可支配收入不斷擴大、全球街服市場繁榮,加之性別角色觀念不斷發展、受到“韓流”影響的“小鮮肉”大受追捧,男性消費加速增長只是時間問題。
  2014 年,22 歲的時尚網紅Makwon 開始在社交電商應用 Nice上分享服裝圖片、發現時尚靈感。目前,他已經在該平臺上吸引近 25萬粉絲。6 年前,這款應用原本只是一家男性時尚平臺,但后來團隊將內容拓展到了旅游、音樂、體育、美食、科技等領域。如今,Nice已經與耐克、優衣庫(Uniqlo) 等品牌達成合作,這兩家公司均已在平臺上建立了官方賬號。
  身為造型師的 Makwon 表示:“我主要會關注一些熱門貼子,把它們當作我和我工作的靈感來源。”他自稱不是鞋迷,但是已經在平臺上購買了兩雙耐克鞋——分別是Ambush Air Max 聯名款和 Air Max 98 款。
  建立消費社群
  不過,Nice并不是唯一款利用互動社群建立起來的電商應用,它的競爭者還包括上文提到的“毒 App”以及 2016 年推出的同類應用“斗牛”。
  這些公司從 StockX、Grailed、Goat Group、Stadium Goods、Bump 等利潤豐厚的在線交易平臺中得到了啟發。StockX 就借著街頭服飾的東風建立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二手潮牌交易平臺。
  中國數字營銷機構“趣民”(Qumin)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艾夫(Arnold Ma)表示:“這些應用都特別關注電商和銷售額增長。”但它們也并非千篇一律。
  毒 App 關注的是潮牌服飾,Nice則更偏重球鞋,后者在本質上是添加了社交元素的“中國版 StockX”。這三個應用都兼顧了 B2C 和 C2C 業務,毒 App 還提供了付費鑒別服務,用戶可以讓“球鞋專家”來鑒定球鞋真假。
  同時,知識問答平臺知乎今年也剛剛推出Chao種草社區。它屬于電商平臺的品類,但目前尚未打通電商功能。用馬艾夫的話來說,這是一個面向小眾群體的淘寶網店集合。
  與國際品牌不同的是,中國企業將以男士鞋服為中心的二手交易模式融入了本土科技平臺。在小紅書、微信,以及 YY、映客、花椒、一直播等直播平臺的助推下,這種基于社交的電商模式已成為常態。
  與小紅書一樣,Chao、斗牛、毒 App 這三家平臺能讓內容創作者為貼子添加標簽,從而方便用戶在應用內購物。此外,先進的人工智能算法也能根據用戶興趣生成個性化推送,鼓勵他們不斷互動消費。
  購物第一,社交第二
  除了針對男性用戶以外,馬艾夫還指出 Nice和毒App最大的特點在于,它們首先是電商平臺,其次才是社交應用,而小紅書則屬于“極其側重社交媒體的平臺”。
  對那些習慣了在小紅書上針對女性消費者開展營銷的品牌來說,在面向男性的平臺上吸引用戶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
  以上幾款應用都可以歸類為社交電商平臺,它們既是網店也是內容社區,適合那些以中國千禧一代和 Z 世代為目標的品牌(但 Chao 不包括在內,該應用尚未推出購物功能)。
  馬艾夫認為,由于這些應用更傾向于電商,而非社交媒體,它們在營銷方面有一定短板。他表示:“品牌需要其他形式的互動來提高品牌知名度。”他說微信可以用來吸引消費者、建立品牌親和力,而微博和抖音也是不可或缺的推廣平臺:“在地球上要開展售后和售前社交媒體客戶關系管理,沒有比微信更好的平臺了。”
  但品牌如果想尋找有針對性的渠道,來吸引中國熱愛潮牌服飾的男性消費者的話,像 Nice這樣的平臺一定不能錯過。馬艾夫認為,對品牌來說,它們甚至比微信和微博更重要。
  “如果你在潮牌和街頭服飾領域工作,那就絕對不能錯過這些平臺。”

 

捕鱼达人技巧